选秀歌手:一场生存与梦想的博弈

主页 > 娱乐 > 2019-03-21 14:09:56 黄斌 rdquo ldquo 集中化

旧酒新装、老料新做似乎成为今年各大综艺的普遍路数。

对一些艺人来说,能登上综艺、舞台的机会或许也只是花开一季,在公众视野“消失”的岁月也是他们各食其味的真实人生。

对于“笔莉王道”中的黄雅莉来说,艺术“并不好玩”。出道第八年,已准备好所有曲目的黄雅莉被告知演唱会计划取消。郁闷中她将搭建设计演唱会舞台做成了艺术作品。圈内好友赵英俊曾说,“雅莉北漂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买房,把自己赚到的钱全部拿来投入了这个项目”。眼下,黄雅莉的艺术展正在798展出。但在《向往的生活》里,黄雅莉还是一个哭诉着想唱歌的人。

经此一战,可能是长久的翻红,可能是无数次消失又回炉重塑的周而复始。

回归现实处境各异

出身音乐世家的周笔畅,经过“三年两次解约” 的曲折超女路之后,选择活成了“隐居一线”、玩摄影的半个圈外人。2016年,周笔畅获得了第11届美国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名人专区华夏典藏奖,还把个人摄影展开到了北京798的美术馆里。

而15年间,百度搜索 “选秀节目”门类下共收集有250余个词条。粗略推算,应有数千人曾经“十强”榜上有名走过选秀场。“放眼娱乐圈,仍在打拼并有露脸机会的或许也就数十人。”王赫感慨。

对于参加《我是唱作人》的想法,周笔畅本人在接受采访时笑称:“因为今年大家都懂的,工作挺困难的,能做一个是一个。”

再登舞台步履维艰

与在音乐上强化独立身份的选择不同,摆在“老男孩”马雪阳和张远面前的依然是“抱团”之路。面对网传两位只是来“蹭热度”的说法,并不青春的马雪阳在节目中表示,他的青春就是“团”,成团是他目前来说维持唱跳的唯一出路。

仍在追梦路上的不足1%

选秀歌手:一场生存与梦想的博弈

爱奇艺《我是唱作人》进入到下半场竞技,虽然原创曲目为新卖点,但周笔畅和白举纲的同台竞演却再现了超女与快男PK现场。在优酷的同类节目《这!就是原创》中,2006届超女刘力扬的出现被冠以“前超女哭诉写歌没人听”的标题,遭后辈艺人王嘉尔淘汰的结果受到热议。即便是选拔“鲜肉”idol的腾讯视频《创造营》中,超龄快男马雪阳和张远频刷话题热度。

在业界人士看来,周笔畅、白举纲已不缺公众认知度,却共同面临着甩掉娱乐圈各种标签、强化音乐人角色的难题。“其实她这几年的歌真的不缺优质的作品,但随着整个音乐圈的萧条,多数人说起周笔畅还要数到超女,还有婚庆必备的那首:"我拥抱着爱"。”娱评作者传媒樱桃派指出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上一篇:笔记在线试听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
标签列表